文化多元法系差异:金杜女律师在欧盟首都如何办公?

2019年9月,比利时著名的文化名城 – 布鲁日的街景。这座城市曾是欧洲主要的商业中心,艺术圣地,至今仍保持欧洲中世界古城风貌。

以漫画、啤酒、巧克力,红魔(足球)、钻石和炸薯条闻名天下的欧洲国家比利时,不仅充斥着历史古迹(滑铁卢战场和于连尿童),更是19世纪初欧洲大陆最早进行工业革命的国家之一,同时也是欧盟、北约、大量跨国组织和主要全球机构总部的所在地。

2019年5月,作为金杜北京办公室合规业务部反垄断组的一名律师,我有幸参加事务所“百人计划”,再次踏上比利时这个国度,在金杜布鲁塞尔办公室借调工作。

比利时地处欧洲地缘政治中心:北邻荷兰,南接法国,东与德国接壤,东南与卢森堡毗连,西临北海与英国隔海相望,其居民也是来自欧洲各地,通行的语言多达4种(英,法,德及荷兰语)。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特别是欧盟机构聚集区,欧洲各国居民比例高达80%。

金杜布鲁塞尔办公室也独具国际化特色,同事来自欧洲各地,平时的工作语言有法、英、西班牙和荷兰语。在这里和同事的日常攀谈,要习惯在不同语境下自由切换。可遇到完全听不懂的西班牙语和荷兰语,我只能点头微笑以示敬意。比利时同事也常常听到我用中文与北京办公室同事电话讨论,好奇又貌似听懂地微笑予以回应。看来,微笑是世界通用的交流“语言”。

在布鲁塞尔工作生活,令我最深有体会的就是如何在多文化交汇中交流,增进了解。欧洲各民族彼此文化风俗不同,交流风格也就有所不同。欧盟由28个成员国组成,但据称,包括方言,整个欧洲有50多种不同语言。

经过长期以来积淀的文化心理,自然环境和生活习惯的不同,欧洲整体可分为两大文化圈,即以德国、荷兰为代表的日耳曼文化和以法国、西班牙、意大利为代表的拉丁文化。两个文化有明显性情气质上的差异:拉丁文化风雅,贵清绮,重形式,崇尚华美;日耳曼文化质朴,刚直,重内容,气质高昂,便于实用。这点和中国的南北差异很类似。

这种文化的差异也集中体现在法律工作中。近期我参加了一个商业纠纷谈判,金杜布鲁塞尔办公室代理中国客户(公司法务来自香港),相对方是比利时和法国背景。众所周知,香港法律沿袭英国法制,遵循英美法系传统。而相对方律师来自比利时和法国,沿袭大陆法系传统。在谈判中,不仅有中西文化的差异,还加之法律两大派系的区别,双方谈判枝节丛生、误解连连。

以德、法为代表的大陆法系包含很强的“good faith”原则,因此合同文本可以不面面俱到。如对薄公堂,大陆法系法官在合同文本之外会考量协议内容是否“诚信”、“善意”。

可在英美法系,遵从“合同自治”原则,凡是没有在合同中规定的内容,在签署后就对双方没有任何约束力。这也是为何英美法下的商业合同动辄就几百页,任何细节都要定义。

由此,在诸多将要达成共识的一刻,因中西方不同的处事风格和预期,谈判屡屡陷入僵局。不同法系、不同文化,人们的预期不一致,误解也随之发生。不过在金杜团队的努力“斡旋”下,最终结果皆大欢喜:双方达成共识、调解成功。

布鲁塞尔,作为欧洲政治中心,其街头巷尾的话题离不开国际形势。在比利时工作生活的这些日子,“英国脱欧”和“中美贸易战”成为我和同事、朋友们聊天的热门话题。在交流中,我自然成为中国的代表,让欧洲朋友们听到通常有异于当地主流媒体的“中国的声音”。对于中国,欧洲整体存在诸多偏见和误解。与此同时,在这种交流中,我仿佛作为“旁观者”更清晰地了解中国,以及中国在世界中的定位。

曾听到这样的比喻,欧洲方方面面,都已建立成熟的规范:和自然,人与人之间,人们只需循规蹈矩,安逸生活。普遍文明教养很高,像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定力很强,但也到暮年,缺少生长发展的渴望。美国则是到了中年,很有可能是更年期综合症,看什么都不顺眼……中国则如同正在成长的孩童,无拘无束,忽左忽右,但极具能量,也有更多不确定性。如果全球化是将这些因素集合在一起,在这个背景之下,很多问题是否就容易理解一些?

因父亲常年在比利时定居,周末的时候,我常随父亲拜访当地的老华侨。比利时是个卧虎藏龙之地。当年钱学森欲归国报效,辗转寄给中国领导人的那封信就是通过妻子蒋英在比利时的妹妹蒋华寄回国的。这家后人一直定居在比利时,现还珍藏着当年很多书信和老照片。这个家族还出了一位历史名人,魏宸祖,就是1919年时任中国驻比公使,曾与顾维钧一道在巴黎和会上拒绝签字。此事件也引发了影响中国近代史的五四运动。

魏家后人在比利时仍从事外交工作,每次和他们聊天就如饮甘露。追随他们仿佛体验到几十年外交生涯中各种传奇经历和瞬间。

2019年6月,布鲁塞尔,夕阳下的五十年宫凯旋门(五十年宫是为纪念比利时独立50周年而兴建的,其标志性建筑是这座拱形的凯旋门)

“在这方面欧洲有着太惨痛的代价,两次世界大战,上千万人的生命。所以,欧洲国家尽管有几百年的世仇也要坐在一起谈,协商,这也就是欧盟的雏形。比如德、法、比等五国,最先坐在一起谈如何消除分歧。最有远见的一步就是教育孩子。这几国一起编纂同一版本教科书,对过去争斗的历史有客观公允的评价;另一大手笔就是大范围内推动青少年互换交流,在别国生活学习的经历使得下一代欧洲年轻人互通有无,消除了上一辈人由于战争所持有的彼此敌意。”

2019年7月21日,布鲁塞尔,比利时国庆庆典上比利时国王一家人在观赏飞行表演

比利时国庆庆典上比利时国王一家人在观赏飞行表演联想到有关香港的报道,教育也许是最大的缺失。香港年轻人缺少对祖国的认知,甚至教科书充斥的内容。在文化、思想上与北京缺少认同感也是此次矛盾冲突的原因之一。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